我深呼吸一口氣,有節奏地按了兩下門鈴。

……卻迎來了一分鐘的寂靜。

我皺了一下眉頭,一連按了十下門鈴。

門終於應聲打門,一個睡眼惺忪的男人頂著散亂的頭髮走了出來,吼道:「你誰啊?欠揍啊?」

 

我盯著他的眼睛說:「先生,我是房屋署的職員,來檢查你的住宅有沒有需要維修的地方。」說著我遞給他一張偽造的職員卡,這種東西對於熟悉圖像軟件的我來說不算甚麼,對於其仿真度我個人也相當有自信。為此我還特別製作了房屋署的制服。

 

但是,他看都沒看就把證件還了我。「快點,我要睡覺。」他看來是一個對甚麼事都漠不關心的臭男人。

 

我鞋子都沒脫,就進了他的家,開始找我要找的東西。那男人看也不看我一眼,打開了電視,剛好是賽馬時間。

 

這是個二房一廳的公屋住宅,有一個空置了的雜物房和一個兩人用的主人房。我想都沒想就踏進了雜物房,這裡除了放置一些不同季節的電器和傢俱,就只剩下一張空置的電腦書桌,而書桌上放著一本很薄的筆記本,特別顯眼。

 

我翻了翻筆記本,這應該是本日記,是「他」的筆記。

 

細看之下,日記只寫了一些天氣和流水賬。這也難怪,或許這就是他的人生吧,要說比較特別的,大概是他經常被同學欺負,把這些事情寫下來應該很痛苦……換了是我也不會這樣做。

 

我很快地跳過了一些吃喝拉睡的內容,不消五分鐘就翻到了最後一頁:

 

八月十一日  依然沒有太陽

  嗯…怎麼說呢。身體變得越來越奇怪了,有點透明,而且我肚子不會餓了。這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?是從我記憶開始流失開始嗎?我開始忘了所有人的名字,包括自己的。有時我會想,或許我跟本沒有失去甚麼,因為我沒有感到可惜,沒有留戀的感覺。現在的感覺……實在……有點「飄浮」……

 

讀畢小說一般的「日記」,我開始理性地去猜想事情的始末:一個沒有存在感的人失去了記憶,消失了,也被人遺忘了。而我是唯一一個記得他的人。

 

這事說來荒謬……但對於自己的記憶,我是不會懷疑的。正如我們摸不著靈魂,我卻確信這種東西的存在。他是存在的,雖然大家忘了他,但至少我記得他,而他也實實在在留下了一些東西。

 

突然,我想起了《哈利波特》第二集中的情節,透過日記說不定可以和他對話。於是我嘗試在日記的空白頁上寫上一些東西:「你好,我是方倩雅。」

 

下一行馬上浮現了一段文字,情境和電影一模一樣,這是我第二次遇見這種超現實的情景了。

 

「……咦?你是誰?我在甚麼地方?」日記上寫著。

 

「我不想再說第二次呢……至於你,叫黎永亮。我不知道你在甚麼地方,可是我知道你好像是失憶了、消失了、被遺忘了。簡單說就是不存在了。」

 

「嗯…我甚麼都記不起來了。可是你剛來的一句話,讓我……很舒服。」

 

「說不定你還沒有消失,你的靈魂就在這本日記裡面吧。」

 

「我現在能感覺有人抱著我,可是我眼前是一片黑暗,也不能動。」

 

「你變成一本日記了。那我以後帶你走吧,不會寂寞的。」

 

「還是把我燒掉吧,我己經失去了所有。」


「你至少保留了自己的靈魂,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。」

 

我暫時合上了日記,放進背包裡。離開了雜物房,那男人好像在沙發上睡著了,我皺了皺眉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rryrx78 的頭像
harryrx78

秋日淺思

harryrx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