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、

  人犯罪的動機是甚麼?金錢?權力?還只是純粹的惡意?

  香港這個本應再安全不過的都市,自從昨 天起就一直被一片恐慌籠罩著。不少香港人因為這次事件,改變了每天乘地下鐵上班上學的習慣,可見大家心中都對昨天的事情猶有餘悸,享受慣和平的城市人,都 被這次事件嚇個半死。美國的九一一事件,至今已經十二年了,所謂的「恐怖襲擊」再次在香港這個城市重現,雖然主流媒體的報導已盡量客觀,但事件依然成為了 世界的焦點,因為香港在過去從未發生過這種事。

  據新聞報導,三月十一日清晨,一列由寶琳前往調景嶺的列車,幾截車廂爆炸了,造成了兩百人受傷,一百人死亡,是香港至今第一次、也是最嚴重的一次恐怖襲擊。事發原因警方仍在調查中,而犯人至今未明。一些媒體,稱這次事件為「三一一事件」。

   而在一些八掛雜誌的渲染下,這次的事件已被寫成是神秘恐怖份子對香港財團的報復,陰謀論稱,這是香港的貧富懸殊現象激發階級矛盾的惡果。亦有一些雜誌認 為,這次的事件是一些炸彈狂徒的所為,純粹是一些心理變態的表現……或許,因為大家都猜不出這次犯人的作案動機,只能編出這些不同的猜測吧。

   自昨天的事件發生後,晴和健輝都突然忙碌起來,暫時擱下了墮樓事件的調查,雅明只好回到自己平靜的生活中。據聞現在香港的警力都集中在昨天的恐怖事件當 中了。雅明和阿亮兩人正在商場的一家雲南米線專門店吃著酸辣米線,享受著午饍時間的片刻寧靜。可是雅明的腦子裡卻都想著這兩宗案件的事情。

  「看了新聞,我覺我們都該去買張彩票看看﹗我們真是福大命大﹗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希望快點抓到兇手吧,不然我真的不敢再去坐地鐵了。」

  「你覺得犯人們的作案動機是甚麼呢?」

一直無視著阿亮胡扯的雅明,突然問。

  「嗯……真的不知道耶。我覺得大概像外國那些校園槍擊案那樣,是一些變態幹的吧。真不知道這樣幹有甚麼好玩。」阿亮兩手一攤,擺出這樣的結論。

  「香港哪來那麼多的變態,這種規模的犯罪一定不是一個人幹的。」雅明白了阿亮一眼。

  「那大概就是像襲擊美國的那種恐怖集團幹的吧,這是對香港財團的復仇也說不定﹗」

   其實雅明心里已經確定,這事件和偷屍者必有關連,因為那個味道,自己是不會認錯的。而偷屍者極有可能就是「紅虎幫」的人。只是,雅明真的想不明白,如果 這次的恐怖事件和紅虎幫有關,那為甚麼他們要冒險去做這種事呢?黑社會雖然無惡不作,可是他們幹的壞事都是有利可圖的,販毒、走私、經營一些三流的場所, 這些是他們的獲利方式。但恐怖襲擊……做這種事對他們有甚麼好處?難道真的如一些八掛雜誌所言,是對香港財團的報復?雅明搖了搖頭,覺得這個可能性真的很 小。

  兩人吃完飯後,經過商場大堂時,雅明看見遠處一對母女迎面而來,細看之下,原來是雪琳和希雨母女兩人。蹦蹦跳跳的希雨用小手拖著媽 媽,臉上佯溢著期待的笑容。雪琳打扮高雅,身上雖然沒有半顆珠寶粉飾,可是半透明的黑紗連身裙和黑絲長襪格外顯眼,雪白的肌膚沒有一點瑕疵,淡粉紅的朱唇 上透著迷人的光澤,看起來是化了點淡妝。阿亮和雅明兩人有一瞬間看得痴了,發現雪琳看過來時才有點不好意思地把視線移開。

  「雪琳小姐,真巧。」雅明向雪琳點頭。

  雅明俯身摸了摸希雨的小頭,向她微笑。但希雨只是站在雪琳的背後,小手扯著雪琳的裙尾,滾著小貓一般的大眼睛,直直地盯著雅明。她好像並不怕生,可是不太愛和外人說話。

  「啊……你是?」雪琳似乎不太認得自己。

  「啊……我是警探健輝的朋友,上次我們見過一面,我叫雅明。」

  「哦﹗我記起來了。……妳們的案件有進展嗎?」

  「他們現在都在忙恐怖襲擊的案子了。」

  「是哦……」

  「不過妳放心,妳丈夫的案件我們也一定會查出真相的。」

   「嗯﹗謝謝。不過反正人都死了,就算知道真相,我的丈夫也不會復生。還是當下的那個案件重要,畢竟不知道會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件發生,真的要儘快抓到兇手 呢﹗警察先生們這樣做也是當務之急,我能理解的。」雪琳說話的聲音溫柔如水,可是也清楚響亮,讓人聽了很舒服。聽著她這一番話,雅明覺得這個女人真的很完 美,心腸好,人也大度。可惜的是,命途坎坷。

  「有消息的話,我們會馬上通知妳的。晚點我們也會去拜訪妳。」

  「謝謝你。我們有事情,下次見咯。」雪琳母女向雅明和阿亮點頭告別。

  沒有插上嘴的阿亮也和雅明一起道別,只見他大力地揮著手,臉上掛著傻傻的笑容,像喝醉了一樣,顯然是被雪琳迷倒了。

  雅明心底裡曾經有一剎那懷疑過雪琳和案件有關,可是聽著她剛才的話,雅明覺得這位太太骨子裡應該是一個好人吧。

  

  雅明的學校位於調景嶺地鐵站外的山上,那山路非常陡峭,特別是像現在盛夏的大熱天,走上去的時候更要流不少汗,不愛做運動的自己,好幾次想轉學。憑著自己的成績,雅明要轉到附近的名校完全不是問題,要不是因為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在這所學校,雅明才不會待在這裡呢。

  可是自己旁邊的那個運動狂阿亮,卻非常喜歡這條山路,田徑校隊代表的他,經常背著裝滿書的背包「跑」上去上學……就連現在這個午息時間,飯後的他也喜歡跑上去,說是要鍛煉自己。

  「我說……你這樣對腸胃不好。」雅明喘著氣說。

  「哈哈哈,我甚麼都比不過你,這可是我唯一可以自豪的事情﹗」阿亮轉過頭哈哈大笑,繼續大步奔跑上山。

   突然,雅明聽到後面也有嗒嗒嗒的腳步聲,難道這世界有兩個阿亮這樣的笨蛋?雅明轉過頭一看,一個穿著自己同校校服的男生也從後跑來,可是臉上戴著一個有 點可怕的面具,雅明記得那是電影《恐懼鬥室》裡殺人魔戴的面具。可是在烈日當空之下遇見這種情景,當真是一點也不可怕。

  阿亮好像也發現了那人,此時他正施展著自己後退跑的絕技,面對著雅明,他大叫道:「哈哈哈﹗雅明﹗你後面有一個怪人﹗」

  那人腳下沒有絲毫放慢,雅明心想阿亮這笨蛋這下子終於找到對手了。就在那怪人離自己越來越近時,雅明心中爆發生一陣強烈的不安,腳下像裝了引擎一樣狂奔起來。

  止汗劑的味道。

  WILD SIX,一個極少人用的老牌子。

  「哈哈哈﹗雅明你幹嗎也和我們一起跑啦﹗」

  「你快跑﹗他……」雅明大喊,可是就在下一瞬間,他感到後腦像被雷擊一樣,意識瞬間模糊,視線歸於一片漆黑。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rryrx78 的頭像
harryrx78

秋日淺思

harryrx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