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、

清晨的光撒在星巴克的玻璃窗上,又是新的一天。

「希雨真是很可憐,這麼小就沒了爸爸。」晴右手撐著臉伏在桌上,左手拿著湯匙攪拌著咖啡。

健輝三人今天相約在一起吃早餐,討論目前的案件進度。健輝一邊大口地吃著芝士蛋糕一邊喝著拿鐵,好像完全沒有擔心的事情。晴還是呆呆地攪拌著咖啡,雅明則低著頭,摸著下巴沉思著,間中喝了幾口黑咖啡。

「對了﹗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問﹗」晴好像突然想起了甚麼,拿起湯匙指著健輝,幾滴咖啡飛淺而起,沾在專心吃東西的健輝臉上。

「臭丫頭……」健輝惡狠狠地瞪著晴,嘴邊還殘留著蛋糕屑。

「哈哈,別生氣別生氣,其實我一直想問一下關於這位帥哥的事情。」晴不好意思地遞給健輝紙巾。

健輝接過紙巾,擦著嘴巴說道:「這個嘛……說來話長。只能說,這小子幫我破了很多案件。如果本大爺不在的時候,他是一個很好的替補。哈哈哈…」健輝搭著雅明的肩哈哈大笑。

「欸……雅明好像比我還年輕耶,這麼厲害﹗」晴饒富興味地注視著雅明。

雅明喝了一小口黑咖啡,優雅地還以一笑,沒說甚麼,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。

「我和明這傢伙相遇大概是在三年前吧,那時他還沒成年,就已經在學校遇上了一宗奇怪的自殺案。」

「是怎麼樣的案件?」晴好奇地問。

「一個女生在男生的厠所裡割脈自殺了。」健輝在眼前舉起食指,故作陰沉地說道。

「嗯……真的是是很奇怪的事情呢。」晴不住點頭。

「當初我們在學校調查時,本來也沒發現甚麼線索,只能一致決定這是自殺案。」

「太不自然了,就算自殺也不可能會在男生的厠所裡吧﹗」

「是呀,所以那死者的母親一直在大吵大鬧,說自己的女兒好好的,沒可能會做這種奇怪的事情,我們只好再調查幾天。」

「後來呢?」

「後來,明這傢伙獨自調查,就找出了整個真相的全貌。我還記得,他一邊吃著口香糖,一邊跟我們解說著整個案件的經過,簡直就像漫畫裡的柯南那樣。他真的蠻厲害的……呃,我是說為甚麼他有在學校吃口香糖的特權。」健輝眼角望向雅明。

「那兇手是?」晴問道。

「兇手……是那個女生的爸爸。我們本來也不信,可是後來在學校的草叢裡發現了一把沾了指紋的染血小刀,經檢驗後,證明了兇手就是女生的爸爸。」

「怎麼可能﹗」

「嗯…… 真相確實非常詭異,簡直可以編成小說了。據說那個女生的爸爸是一個戀童僻,那女生經常在晚上被帶到男厠所,受她的獸父污辱。就在某天晚上,女生反抗了,父 親也錯手殺了女兒。兩人搏鬥的聲音驚動了巡邏的保安,匆忙之下,那個男的最後只好把女兒的死偽裝成自殺。」健輝喝了口咖啡店,嘆了一口氣。

「那個男的真是一個禽獸。」晴皺眉。

 

 

「輝,你不覺得這次比起以前那次有過之而無不及嗎?」雅明放下剛看完的調查報告,笑道。

不知何時,雅明的嘴巴已經塞了幾塊口香糖,自故自地咬嚼著,桌子上的黑咖啡早已喝完。

「明,每次有你出現的案件都很棘手,反正我是習慣了。」健輝瞪了瞪白眼。

健 輝拿起調查報告看了一下,說道:「嗯……應該是自殺案沒錯吧。死者叫潘曉剛,三十五歲。三年前被公司裁員,直到生前都是無業者。兩年前不知為甚麼借了一筆 高利貸,至今應該還沒清欠債務,現在加上利息大概要還四百萬吧。有趣的是,潘曉剛在四年前買了一份保額價值四百萬元的人壽保險,剛好可以清還欠款。」

「嗯,自殺是為了那對可憐的母女吧。」雅明說道。

「很偉大呢﹗這樣的男人應該不壞吧……可為甚麼這幾年弄得那麼頹廢呢?而且還那麼年輕耶……」晴覺得很可惜。

「雪琳拿到了那份保險的索償金了?」雅明問道。

「嗯,受益人是雪琳沒錯,剛好可以還債。以後兩母女應該要相依為命地過一些苦日子了。」健輝搖了搖頭,深深覺得這樣的一個美婦要守寡實在很可憐。

「借錢的集團和黑社會有關嗎?」雅明又塞了一塊口香糖在嘴裡。

「當然,那種高利貸是不合法的。剛才收到消息,據說那集團和香港的紅虎幫有合作,他們有一些狠角色會負責去收數。幹,本大爺遲早會滅了這個烏煙瘴氣的鬼地方﹗」健輝握緊拳頭。

雅明拿出一塊紙巾,吐出淡而無味的口香糖,說道:「我有點在意潘曉剛的過去,和他買保險的原因。另外,偷屍者很大可能和紅虎幫有關。針對以上兩點,我建議我們分頭調查吧。」

「那我負責紅虎幫那邊吧。妳這丫頭就先不要過來了,太危險了。妳們兩個調查一下潘曉剛的過去吧。」

「我會努力的﹗輝叔﹗」

「那明天見咯,我還有課要上。」

傍晚,三人在星巴克門口道別。

但他們都沒有發覺,遠處一雙陰沉的目光正默默注視著他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rryrx78 的頭像
harryrx78

秋日淺思

harryrx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