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

   黑暗中閃爍的霓虹燈,是這個都市的夜之眼,繁華而美麗。但誰會在意,色彩的背後,是因為有背後的黑暗去襯托?一架被偷走的寶馬,正安靜地躺在觀塘工業區一條偏僻的街上。

「死者的肚子裡到底裝著甚麼?」雅明盯著屍體中間被剖開的大洞,摸著下巴,若有所思地說道。

偷 屍的人逃走了,剩下一輛黑色的寶馬,後座躺著一具積木般的屍體。屍體的一雙手被分開了幾截,掛在了軚盤上,從參差不齊的切口中可以看出偷屍者的手段很粗 暴。而被挖空內臟的屍體,則連著死者面無表情的頭部,躺在被染紅的後座上。不知為何,偷屍者卻沒有破壞死者的臉,除了沾滿血水,完好無缺。那張臉,雅明猜 死者大概是三十多歲的大叔……

「不要跟我說話﹗我還沒吐完……」阿晴來到了現場,看了屍體幾眼後,就一個勁地衝往旁邊的草堆,沒完沒了地嘔吐起來。好不容易,過了幾分鐘才苦著臉,扶著肚子腳步不穩地走了過來,皺著眉頭注視著雅明。

「妳是警察,這樣不夠專業哦。」雅明笑道。

「斷…斷開了,還穿了個洞﹗嘔……」阿晴哀號著,似乎又要吐了。

雅明打開了車尾的行李箱,發現了那件沾滿血跡的清潔工人套裝。草帽、白色手套、螢光色的綠間條外衣,無一例外都沾滿了血,撲鼻而來的是濃得令人反胃的血腥味……雅明敏銳的嗅覺還聞到了一點點淡淡的止汗劑味道,雅明並不喜歡,不過這種天氣也難怪偷屍者要噴這種東西。

忽然,遠處的警笛聲越來越近,一架警車很快停在了路邊,車門打開,健輝走了出來,向兩人揮了揮手,後面跟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。

「明,這位是雪琳女士。自殺者的妻子,還有她們的小女兒。」

「欸……是一位美人呢﹗」似乎已經恢復過來的阿晴大叫道。

雅明打量著這位女士,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她看上去最多也只有二十來歲,應該稱呼為小姐吧?年紀可能和阿晴差不多吧……一點也不像是死者的妻子。

雪 琳身邊帶著一個看起來三、四歳的孩子,或許她的真實年齡真的有三十歲了吧?她身上散發著一種歷經風霜的成熟美,和年輕的驅體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,玲瓏浮凸 的身材,即使穿著這件尺碼有點大的主婦連身裙,也表露無遣。可是,在看著她時,雅明卻不禁給她的眼睛所吸引,那雙烏黑而深邃的眼眸,帶著一點淡淡的藍,好 像深海,有一種看不透的悲傷。

「雪琳女士,妳真的要去看嗎?孩子……」健輝看著那個用小手拖著雪琳的小女孩,覺得要孩子面對這些實在太殘皓。

「嗯,勞煩你們幫我照顧孩子,我去看一下丈夫。」雪琳苦笑,把孩子交給晴帶著,一個人徑自走向了那輛寶馬。

「一般不是應該用姓氏去稱呼第一次認識的人嗎?輝叔那麼快跟人混熟啦,哈哈。」晴斜眼望了望健輝,笑著在雅明耳邊小聲說道。

「是雪琳叫我這樣叫她的啦﹗」

「嘻嘻,未婚的輝叔對人有意思哦……」

「丫頭……不想活了是不是﹗」健輝鼓著兩個圓圓的鼻孔,瞪著老大的眼睛威嚇著晴,而晴只是指著健輝滑稽的臉,在一旁咯咯咯地哈哈大笑。

雅明看著兩個笨蛋在這種時候說笑,突然有點佩服。

「媽媽不喜歡人家叫她陳太太。」一雙大大的眼睛望著在打鬧的兩人,是雪琳的女兒。

「小妹妹,妳叫甚麼名字?」晴蹲下來,戳了戳小女孩可愛的臉問道。

「希雨。」回答了晴,希雨那雙圓滾滾的眼睛就一直盯著母親的方向在看。

「好好聽的名字哦﹗你好,我是阿晴姐姐﹗」晴摸了摸希雨的小頭。

「姐姐,爸爸呢?」

「……」天真無邪的希雨突然拋出這樣的一個問題,晴頓時有點對答不上。

「爸爸呢?」

「……」

「爸爸給那些壞人抓走了嗎?」希雨說著突然大哭起來。

晴雙手抓著頭,她最拿小孩子沒辦法了,特別是這種時候。晴轉過頭向健輝和雅明求助﹐兩人攤了攤手,也表示投降。

聽到希雨放聲大哭,遠處的雪琳走了過來。而希雨看著漸行漸近的媽媽,突然擦了擦眼睛,不哭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秋日淺思

harryrx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