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視著講台上正在滔滔不絕講課的老師,我在預習下個學期的語文,但最近我無法「集中」,因為教室角落近窗的位置空著一個位子。那個男同學曾經坐在那裡,但最近,我忘了他的名字。不過,有一點我不可能忘記,初中至今,高考臨近,我已經注視著他的背影三年了。

我的記憶好像變差了,不,肯定是出了問題……不只是我,大家的記憶都好像出了問題。好像是從上個月開始,我再沒有在學校見過孤獨的他,只留下一個好像只有我才看得見的座位。

他沒有朋友,所以也沒有人提起過他。奇怪的是,早上點名時也沒有他的名字……他叫甚麼名字呢?想到這裡我開始頭痛,雖然我不記得他的名字,但我確信這世界上有這麼一個人。

我嘗試去了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但處境十分可笑:

「請問坐在那個位置的男同學怎麼沒上學了呢?」

因為忘了他的名字,我只能這樣問班主任,指著那張已經蒙上一層灰塵的桌子。

「哪位同學?那個座位沒有學生坐過吧。」

班主任理所當然地回答,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在撒謊。

同樣的問題,我又問了幾位同學,答案都是一樣。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未老先衰,跡象顯示我好像患了老人痴呆症。

另外,他們都很驚訝,因為在班上被尊為「啞巴」的我開金口了。

這樣又過了兩個月,我漸漸說服了自己,他是不存在的,因為大家都這樣認為。

但每天看著那張快要成為出土文物的桌子,真的很不舒服,也沒人理會。我拿著毛巾,走過去為那張可憐的桌子「洗塵」,擦著擦著,黯淡的木質上漸漸露出了光澤。

當亮麗的桌面重現在我眼前,發生了一件怪事。彷彿有一把隱形的雕刻刀,在桌面上刻起字來……我眼也不眨地盯著。最後,那把刀好像停了下來,緊接著一陣風掠過,吹走了木屑,出現了一段文字,好像是一首新詩:

Nobody?Somebody?


I'm nobody﹗Who are you?

我是個無名小卒,你是何人?

Are you nobody,too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你也像我一樣是nobody嗎 ?

Then there's a pair of us — don't tell!    ﹗

如果真是這樣,我們倆就是一對了﹗但是別表現出來。

They'd banish us,you know.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如果被他們識破了,可是會把我們從這裡趕走的。

How dreary to be somebody﹗

做個名人真是無趣﹗

How public, like a frog 

像一隻青蛙,一點隱私都沒有。

To tell your name the livelong June

To an admiring Bog!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對著仰慕你的一方沼澤,在長長的六月喧囂著你的名字

/by Emily Dickinson


把詩讀完後,我覺得這是他的自我安慰,沒有任何人想做noboby,包括我。

其實關於他的一切,除了名字,我還是記得的。

以前我一直默默留意他,打聽他。

現在,我決定去找他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rryrx78 的頭像
harryrx78

秋日淺思

harryrx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iao
  • hahaha~~~
    你真是太有趣了~~~
  • 訪客
  • 抱歉,就地取材了XD